推荐:
首页 > 明星资讯 > 《卧虎藏龙:青冥宝剑》好看嘛
《卧虎藏龙:青冥宝剑》影评:袁和平,我们对不住您了

  (文/小公举)首先得说,无论是李安还是袁和平,还是有人接着拍《卧虎藏龙》前后传穿越砖还是二人转,兜兜转转都离不开王度庐著名的“鹤铁五部曲”原著,用现在圈子里话讲,老王这五部曲绝对是个大IP。没看过原著的人会很多,两个原因:
 

  第一是打得不算太好看。这个系列写作年代是上个世纪解放前,有一定名气,但被差不多同时代的还珠楼主和平江不肖生压着打。为啥被打呢,因为王度庐的武侠小说,说句实话武戏偏少偏弱,最牛逼的功夫可能就是点个穴,自然不好同其他武侠小说中飞天纵地神功盖世花团锦簇的传统套路可比。但他特别善于写文戏,主要写的是“情”,还是有情人就是不成眷属的“苦情”,这种重文轻武的苦情武侠小说放到现在同样讨不了世俗的喜欢,他的读者肯定不会很多。
 

  第二是有人改编过。八十年代,有个四川作家聂云岚以“鹤铁五部曲”中的第四部《卧虎藏龙》和第五部《铁骑银瓶》为故事蓝本,融合现代人感触,重新改编创作出了《玉娇龙》和《春雪瓶》两部小说。《玉娇龙》大部分的主线和故事发展与《卧虎藏龙》基本相同,不过情节和人物作了一些改变,书中后四分之一处,开始牵连一些是《铁骑银瓶》中的内容,而更多的则是聂云岚自己的创作。《春雪瓶》与《铁骑银瓶》的关系就要少得多了,除了一些任务和少数几个情节与《铁》相同外,《春》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聂云岚的再创造。在现在的读者中,读过《玉》、《春》的远比读过《卧》、《铁》的人多。纠其原因,《玉》、《春》是八十年代初新中国第一次武侠热的扛鼎之作,吸引了许多初识武侠的读者竞相阅读。(当年连载这两篇小说的《古今传奇》杂志在两年内发行量翻了数番。)有了新人忘旧人,残酷而又正常。
 

  一句话,知道或者读过王度庐“鹤铁五部曲”的人应该不会太多。1977年,潦倒一生淡泊名利的王度庐老师病逝于较大城市铁岭,他无法看到自己的作品如何被李安和袁和平做出不同理解呈现于大银幕,可惜可叹。他的苦情内核李安最懂,所以《卧虎藏龙》以人文情怀取胜,绝对可喜可贺。他武戏偏弱的特点被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在《卧虎藏龙:青冥宝剑》中加以改动,加上与时俱进的特效加成,打得有新意,同样可喜可贺。
 

  回到电影话题,现在很多看过或者根本没看过《卧虎藏龙:青冥宝剑》的人都抡着的《卧虎藏龙》的宝剑去打骂袁和平,骂声最大的一点便是“动作戏太多,没有了人心深处的挖掘。”这种话谁都可以说,但是多了解一下两部影片的来龙去脉和原著的牵连缠挂,绝对有助于提升“打骂”的段位,事不辨,理不清。多看再说,啥时候都不迟。
 

  一、《铁骑银瓶》是圆满结局怪我咯!
 

  这里只好再结合原著特点来做个比较,《卧虎藏龙:青冥宝剑》人物和故事部分传承自原著《卧虎藏龙》,而主要情节都来自于“鹤铁系列”的最后一部《铁骑银瓶》,五部曲中,压轴的《铁骑银瓶》相对于前四部,苦情戏最弱,男女主人公春雪瓶和韩铁芳欢喜冤家最后终成眷属,喜剧总是不如悲剧有人文深度,这句话放在这里一样讲得通。
 

  二、各有所长为何以短比长?
 

  此外,与前四部相比,《铁》确实在武戏上相对多而且升级,毕竟江湖几十年恩怨最后还是江湖解,怎么解,自然江湖规矩——打,所以各种打斗纷至沓来。话说春雪瓶妹子的袖箭神功也算是整个系列中最牛逼生动的描写,她和韩铁芳第一次见面,韩被春的袖箭射伤落荒而逃,丢老面子了。可见原著中,武戏本来就不少,《卧虎藏龙:青冥宝剑》动作戏多,首先得感谢原著提供打斗大舞台,更要感谢袁和平不负“天下最牛逼武指”功力,酒馆群英聚义打出变化多端,寒梅树下练剑打出东方意境,冰湖茬架打出功力创意,宝塔决战打出开阖魔幻。说句公道话,情感文戏别说袁和平,谁来了都拍不过李安,你们逼着武指去在文戏上挑战人文大师,那这事没法接着聊,取长补短用打戏说事,袁和平做的没错;加上袁和平本来就是《卧虎藏龙》的武指,所以武戏要是论创意精彩和一脉传承,没人比袁和平有优势。
 

  三、你行你上啊!
 

  《卧虎藏龙》上映后,续集拍摄早就提上日程,李安明确表示不再拍了,其他华裔导演知难而退,甚至美国一家公司已经将这个大IP拿去,准备将东方武侠片生生改编成西部牛仔片并拍出样片片段,面对如此痛心疾首局面,不蒸馒头争口气,爱惜羽毛成了挡箭牌,江湖救急啊,你们谁站出来了?袁和平肯定知道他接着拍是个空前挑战,很有可能吃力不讨好,他还是拍了,在好莱坞投资方主导的资金编剧特效甚至美术服装道具的背书(估计掣肘肯定要少不了,除了武打设计,整个班底几乎都是西方的,自然西风会压倒东风)下,用特长尽全力拍了一部讲江湖道义的武侠动作片,无论成败,江湖救急这份道义,就是站着大写的“牛逼”!
 

  袁和平,一位将一生都献给功夫的老人。从《蛇形刁手》、《醉拳》将香港进入了喜剧动作片的时代外,我们又有几个人没有看过袁和平担任武术指导的影片?《霍元甲》、《夜宴》、《一代宗师》、《叶问3》、《黑客帝国》、《杀死比尔》……我倒是感觉我们欠袁老一张电影票,这张电影票比周星驰的那张电影票中承载的个人情怀还多一分的民族荣誉感,毕竟“武侠”是我中华民族的民族IP!袁和平在《青冥宝剑》中证明了“江湖虽乱、道义未绝”,那在我们的时代,是不是电影市场虽繁荣,但是民族荣誉感仍在呢?